背景颜色: 字型:   字体颜色:   双击鼠标滚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夏夜 > 狐狸精出嫁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狐狸精出嫁  下一页

狐狸精出嫁  第14页    作者:夏夜

  “没什么。”

  “我有点累了,想休息。不回戏台那里可以吗?”临进门前,她问道。

  “当然可以。既然你想休息,我也不回去了。”

  “这样子好吗?”

  “砚卿还在那里。他看我离开了,自然会负责处理一切。”

  “那就好。”令狐葵点点头。“我先回房了。”

  走到大门后方,她感觉得到李琰的视线还停留在她身上。总觉得他似乎有些什么话想跟她说……

  他想说些什么呢?

  fmx  fmx  fmx  fmx  fmx  fmx  fmx

  秋季庆典结束之后,桃花庄热热闹闹地过了一个新年。待年节的事情忙完,紧接着就是杜砚卿和连翘的婚事了。

  这场婚事在李琰的筹画之下,非常盛大而正式地举行了仪式。

  另一方面,连翘嫁给杜砚卿的消息传开之后,在桃花庄里造成了非常大的反对声浪。

  庄民们的反弹,早在李琰意料之中,所以他也不甚在意;倒是令狐葵心里暗暗不安,却也无可奈何。

  到了正月下旬,李琰已经将要带去京都的货物打理好,选妥日子准备启程了。

  杜砚卿新婚燕尔,此番行旅自然不便再找他同行,因此李琰只带了几个素来熟悉的夥计随行,将庄里的事务尽数交由杜砚卿代理。

  启程当日,阿葵特地送到庄外三十里。

  李琰停下脚步,让夥计们押着货物先行。

  “送到这里就好,你一个单身女子,独行荒野恐怕危险。”他对阿葵说道。

  阿葵点点头。“那你自己保重。”

  “嗯。今后你有什么需要,尽管交代砚卿,不用见外。”

  “我知道,谢谢你。”

  李琰望着阿葵,似乎心里还想说些什么,却没有说出口。

  “公子,你还有什么事吗?”阿葵看穿他欲言又止的神情,微笑着问道。

  “不,没有什么。只是……”

  “只是什么?”

  李琰迟疑了一下,蓦然越身上马。

  “没事,你好好照顾自己,我走了。”

  不知为什么,并不是第一次离乡远行的自己,此时此刻望着眼前的阿葵,心中竟然充满依依不舍的感觉;彷佛害怕自己这一离去,就再也无法见到她似的。

  这是他生平第一次,对一个人产生这样的眷恋。

  他甚至想,如果可以不远行的话……当然,他也知道自己这样的念头是荒谬的。经商是他继承先祖父的事业,怎么可以因为这么一点莫名的不舍就荒废?

  所以,他终究还是踏上往京城之路。

  阿葵的一句“一路顺风”言犹在耳,她的身影却已经离他越来越远,直至不见,他才策马而去,不再频频回顾。

  令狐葵表面上为李琰饯行,实际上则是待李琰一行人走远之后,悄悄隐匿行迹,追随其后。

  从永州到京城的路,说长不长,倒也不短;他们一路上晓行夜宿,遇栈投栈,有的时候走到荒山野地,也免不得露宿。几番险遭凶险,全靠令狐葵暗中施法度过,只是李琰等人浑然不觉。

  一日,他们来到距离城郊约三十里外的地方。

  烈日当空,一行人在古木参天的山间踽踽而行,由于又渴又累,便临时决定在此梢事休息。

  目的地已在眼前,众人不由得松懈下来,随意散坐在四处树荫下,闭目养神的闭目养神,吃粮的吃粮,唯独李琰听到附近有潺潺的流水声,便拿了水袋去装水。

  令狐葵关心他的安危,自然暗中跟随着他。等到装了水同来,才发现事情不对劲了──

  眼前二十几名满脸横肉的巨汉手持凶器,挟持住那些跟随李琰的夥计。而他们自永州运来的货物,则被聚在一起,堆在那群壮汉后方。

  “你们想做什么?”事发突然,李琰心中虽然吃惊,却仍是相当冷静。

  “看来你就是他们的头头了?”其中一个为首的刀疤巨汉,对李琰上下打量。“你看我们这样,难道还不知道我们要干嘛?”

  “你们要打劫,货物尽管拿去,别伤了我的人。”

  李琰说得蛮不在乎,被挟持的那些夥计中却有人感到不舍──

  “不行啊!庄主,这些足我们辛辛苦苦从桃花庄运来的……”

  一言未了,一个巨汉兜头给他一拳,那名夥计便昏了过去。

  “你们……”李琰对那个强盗的行为感到不满。

  “不识相的人,后果就是这样。”那刀疤止汉冷哼道。“我看你是识时务的人,知道要把东西乖乖献上,我就听你的话,不伤你的手下。但是,你……要给我跳下去!”他说着,拿刀锋指着前方的断崖。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因为我不相信你。我看得出来你身手不错,你不死,我怎么放心拿走你的财物?”

  “是不是我跳下去,你就放了他们?”李琰平静地问,优闲的态度像在说不相干的事一样。

  “当然。我们向来是说话算话!”

  “好,那你先放了他们,我就跳。”他毫不犹豫地说。

  此话一出,被挟持的众人纷纷出声──

  “庄主!使不得啊!您千万不能答应他们的要求!”

  令狐葵心中亦是忐忑不安,急急寻思解围的方法。

  “不行。你先跳了,我自然会放了他们。”

  “我跳下去之后,怎么知道你是否真的放了他们?”

  被李琰这么一问,那个为首的巨汉顿时恼怒起来──

  “叫你跳就跳,哪来这么多废话!就算我不放他们,你又能拿我怎样!你再罗嗦不跳,我就一个一个拿你的人开刀!”

  李琰还在沉吟之间,那个刀疤巨汉果然拎起其中一名夥计,朝那险峻的悬崖丢下去。

  令狐葵见状,连忙隐形飞身下崖,使出法力定住那名夥计的身形,在外人看起来,就像那人攀附在峭壁间一样。

  李琰见那人虽然暂时无恙,眼前的局势却也也不得他再多所踟蹰,于是眼睛觑定峭壁间一棵横生的古松,便毫不犹豫地纵身一跳。

  众夥计惊呼声四起。特别是令狐葵,目睹此状,更是心胆俱裂。

  她很想不顾一切地飞身过去拉住直线下坠的李琰,但眼前只要她一分神,被她施展法力暂时定住的那个人,必定粉身碎骨。事在两难,她只好眼睁睁地看着李琰从她身边坠落。

  葵……葵……

  李琰从她身边落下的那一瞬间,她似乎听见了一声声深沉的呼唤,回荡在她耳畔、心上。但她来不及分辨清楚声音的来源,泪水已然盈满眼眶,随着李琰的身影落下。

  要是李公子死了,她阿葵绝不独活!这是她此刻心里唯一的念头。

  第六章

  众强盗见李琰果然纵身下崖,心里佩服他的胆识跟义气,便也信守诺言将那群夥计放了,只劫走那一车一车的财物和马匹。
欢迎您访问彩乐乐彩票,www.yndgn.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!
上一页  狐狸精出嫁  下一页
第14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彩乐乐彩票www.yndgn.com
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夏夜的作品<<狐狸精出嫁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彩乐乐彩票首页www.yndgn.com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