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颜色: 字型:   字体颜色:   双击鼠标滚屏:(1最慢,10最快)
首页 > 作家列表 > 陈毓华 > 小鹿吾妻(下) > 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小鹿吾妻(下)  下一页

小鹿吾妻(下)  第27页    作者:陈毓华

  她能做的也只有这么些微薄的小事。

  官扶邕去净室把自己洗干净之后,一桌好克化的凊粥和开胃的小菜已经等着他。

  他一边开吃,一边承受鹿儿探究的眼光。

  「这伤是怎么丢的?」

  刮干净胡子的他,那道横着鼻梁过去的伤口更加明显。

  「小事。」官扶邕眼睛盯着她,收不回来。

  「重要的是你回来了,人回来就好。」鹿儿知道他不想说,也不追究。

  吃过粥,他一路赶着回来,其实是疲累至极,加上看见心爱的人,身体也洗干净了,很快便陷入沉睡中。

  鹿儿半夜醒来,手一摸,身边的枕头是凉的,看着已经没有人的床位,她狠狠捏自己的颊,告诉自己官扶邕的回来不是梦,他是真的平安回家了。

  天亮后。

  大军抵京,皇帝没有岀迎,是二皇子官扶渊岀迎,冬日阴寒干冷,不时扫来雪粒子,从城墙上看去,军旗猎猎,长枪如林,几杆大旗随风飘动,铁骑踏踏,带着强悍之气如同一座山滚滚而来,令人肃然。

  按照惯例,并不是所有的军将士兵都能入城的,副将曹必将能入城游行接受褒奖的队列歹了出来,其它人在官扶邕眼光的示意下按兵不动。

  百姓早就等待多时,凯旋归来是何等荣耀的事情,许多兵卒也激动得涨红了脸,打胜仗回来,接受百姓们的欢呼,那种头上地下飘满鲜花帕子的荣誉感,有人还激动得哭鼻子了。

  列队来到皇城面前,官扶邕率领的队伍仍旧整齐,丝毫不乱,他带着卫一、卫二一并入宫面圣,却遭到禁卫阻拦。

  「请大将军解下刀剑,方可入宫。」

  「皇上曾御赐本王可持刀佩剑行走皇宫。」他的声音中已饱含历经风霜的粗犷和驭下说一不二的威严。

  禁卫军震慑了下,可是仍本着职责所在道,「请大将军莫要为难属下,请大将军解下刀剑,方可入宫。」

  「要是本王坚持不卸盔甲刀枪呢?」官扶邕冷笑。

  然后,也不知道谁就这样嚷开了,「来人,有刺客闯进皇宫!」

  蜂拥而岀的禁卫军各个拿刀持枪,将三人里三层外三层的团团包围住,刀光闪烁得人眼花,气势骇人。

  皇官里的动荡,沈皇后趁着皇帝病重,妄想取而代之,连番清君侧的名义砍了多少忠臣的人,即便他远在千里都有所闻。

  原来,等着他的是这个。

  「皇后娘娘旨意,将军欲对皇上不利,缴械不成,竟然反抗,格杀勿论!」一个内侍高高站在台阶上,宣读了沈皇后的懿旨。

  卫一、卫二陪着官扶邕从沙场上回来,禁卫军嘛,在他们眼里不过是一堆绣花枕头,只是这绣花枕头的数量还挺多的,动起手脚怕是要耗费不少时光。

  等他们杀进去,皇帝还有命在吗?

  三人极有默契的背靠着背,刀剑出鞘……

  半晌过去,一片死寂的勤政殿里都听见杀声震天,支撑着病体,坐在龙座上的皇帝眼神迷离,和沈皇后的阴森狠戾形成了非常强烈的对比。

  然后,乱哄哄的声音渐渐的消散,没多久,紧闭的宫门被人打了开来,浑身浴血的官扶邕和手臂显然带伤的卫一、殿后的卫二相偕进来。

  勤政殿里很热,延年帝大病一场,身子畏寒,勤政殿四周比起前摆上更多的炭盆。

  延年帝坐在龙案后面,沈皇后一身的国母华丽打扮,原来也挺能威慑人的,只是这炭盆数目实在太多,即使宫女不停的替她擦拭汗意,却无济于事。

  沈皇后实在厌烦再侍候病秧子皇帝,看他的眼神充满了厌恶和不耐烦。

  她以为只要让皇帝陪着她把今天的戏唱完,他就可以下台了,可是这个官扶邕居然……这些无用的禁卫军!

  「父皇、皇后。」一个两个都想取他的性命,这样的父皇和皇后,官扶邕嘴上仍是称呼着,心中却半点亲情也没有了。

  皇帝不置一词,沈皇后却听到他连母后也不愿称呼,心里憋着的怒火瞬间爆发。「你这不忠不幸不仁不义的东西,仗着军功竟然在皇城大内仗剑行走,目无法纪,你的眼里可还有你父皇,可还有我这母后?!」

  官扶邕神情冷漠如冰的看着面色枯黄憔悴又苍白虚弱的延年帝。

  延年帝用帕子掩住喉头的痒意,父子没把沈皇后的话当回事。「你真想要这把椅子?想要朕的命?」

  官扶邕用手抹去脸上的血迹,表情冷冽不变,他的声音铿锵,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悲凉。

  「我不是你,我不会要你的命!」

  他不是杀父夺权的延年帝,他也不会重蹈当年的错误,他要的是拨乱反正而已。

  「失德之君,不可王天下,篡逆之辈,不可为天子!」卫一经年跟着官扶邕在朝堂和战场上来去,他看得七分明白自家主子受了多少的屈辱。

  简单的说,延年帝根本不配为奉临的帝王。

  至于沈皇后,不过是个想借皇帝之手将自己亲生儿子扶持上位的妇人,她也只能仗着沈丞相和皇帝的势蹦跳而已。

  「你是什么狗东西?竟然口出狂言!」沈皇后一拍凤椅扶手,本来没有多少人的勤政殿突然闪出许多禁卫军,将整个大殿团团围住。

  这是早就打算好了,趁他回京,假借名义将他一潜成擒,顺便昭告天下,她的亲生儿子才是能登大统的天子。

  官扶邕看也不屑看沈皇后一眼,他眼光如炬,锁住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的延年帝。「您以为呢?」

  「这皇位本就该是你的……」

  「本宫不许!来人,拿下这叛贼,格杀无论!」沈皇后霍然站起,她已经失去耐性,不想和这些人罗唆了,人是她早就安排好,只要就地杀了官扶邕,她的儿就是皇帝,她就是太后,她沈氏一门将唯我独尊!

  勤政殿的各处涌出更多的禁卫军和羽林军,刀剑霍霍,随时等着要痛饮人血。

  「还行吗?」官扶邕只问卫一。

  「末将豁出去了!」

  「将军放心,还有我卫二!」

  三人刚从杀人饮血的战场退下来,可方才又历经一番砍杀,现在又有更多的禁卫军……看起来他们今天要有心理准备会交代在这里了。

  三人开打,官扶邕的功夫出神入化,卫一更是个能以挡数十的好手,卫二也不含糊,刀光剑影,有如蚂蚁大军般的禁卫军一拥而上,整个勤政殿乱成了一团。

  官扶邕也知道这样的人海战术,他们一点胜算也没有,急智陡生,一边和无数的禁卫军格斗,一边见一个火盆踹翻一个,大殿里帐幔之类的易燃物很快被火舌吞噬,内侍宫女的尖叫声,走水的喊叫声,打斗的厮杀声,震天作响。
欢迎您访问彩乐乐彩票,www.yndgn.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!
上一页  小鹿吾妻(下)  下一页
第27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彩乐乐彩票www.yndgn.com
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陈毓华的作品<<小鹿吾妻(下)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彩乐乐彩票首页www.yndgn.com!